微杂志>政务>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020-02-08 00:23 以梦为马 105686
殇-徐嘉良
⏰ 2020年2月7日 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李文亮医生的 “造谣”33天
1 一个10岁的小女孩 救了100多人的命
请允许我先讲一个16年前,和一场灾难有关的故事: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004年12月26日,圣诞节的第二天,在泰国普吉岛的度假胜地攀牙湾的迈考海滩,1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惬意地享受蓝天、碧海、沙滩的圣诞假期。 一个十岁的英国小女孩和爸爸妈妈,在海滩上悠闲地散步。 突然,小女孩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不好了,要发生海啸了!!!” 她赶紧和父母讲了自己的发现: “在大海的远处突然涌现出了一波白色的巨浪,将蓝天和大海明显地隔成了两半,海面上出现了不少的气泡,潮水也突然退了下去。” 就在两周前,小女孩在学校刚刚学习了关于海啸的知识,这个现象与课堂的内容,完全一致! 小女孩和父母,赶紧回到酒店,通知工作人员,向海滩边的所有游客进行警告,并且及时疏散到了安全地区。 就在所有人离开海滩后不到几分钟,惊天巨浪袭来…… 这就是历史罕见的印尼大海啸,这次灾难最终导致近30万人丧生,60万人无家可归。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而因为小女孩的警告,迈考海滩最终成为了泰国普吉岛少数几个在海啸中没有出现任何人员伤亡的海滩。 这个小女孩叫蒂莉·史密斯(Tilly Smith),后来受到了联合国总部的表彰,被称为「海啸天使」,而她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对他们(大人们)能够听取我的意见,感到很高兴。”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蒂莉和父母接受采访
2 “造谣” 33天
迈考海滩的游客们很幸运,一个勇敢的小女孩说出了真相,而他们选择「相信」了这个从小孩子口中说出的真相,死里逃生。 但很遗憾,在这次武汉疫情疯狂蔓延之前,同样有一个像“蒂莉”一样勇敢说出真相的人,却面临着「被禁言」、「被约谈」、「被训诫」。 这个人,叫李文亮,来自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眼科医师。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李文亮医生 图片源自@南方都市报
我们试着重启一下2020年,我结合@新京报和@南方都市报对李文亮医生的专访,以及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和今日头条信息,把整个时间表做了一次梳理,从2019年的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开始被确定为“造谣者”,到今天(2020年1月31日),他所经历的“造谣”33天。
🕐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43分
李文亮在武汉大学的同学微信群中,发了一段文字:“华南海鲜水果市场确诊7例SARS”,并配上一段视频和一张「临床病原体筛选结果」的检测报告。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报告中显示: 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 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胞菌、46中口腔/呼吸道定植菌。 同时他提到:“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我查了一下武汉市中心医院与最初发现新冠肺炎病例的华南海鲜市场,很近,只有1.6公里。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019年12月30日,下午6点42分:
发完消息一个小时后,李文亮在班级群里做了进一步的说明: “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还提醒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019年12月30日 晚间:
尽管李文亮提醒了同学们「不要外传」,但当天晚上,一张「确诊7例SARS」的聊天截图还是在网络里被疯传。 李文亮的微信好友,纷纷拿着截图问他,李文亮当时有些生气,截图里没有打码,暴露了自己的名字和职业,而且只有「确诊7例SARS」的截图,没有后来补充的「冠状病毒还在分型」的信息。 看到这些,他感觉“要倒霉了”,他知道,这属于敏感信息,又是在开「两会」的敏感时期。
🕐2019年12月31日 凌晨1点30分:
到了凌晨一点半,武汉卫健委连夜开会,李文亮被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领导叫过去询问情况。
🕐2019年12月31日 上午:
第二天天亮上班后,李文亮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问他消息来源,问事情的经过,以及「是否认识到错误」。 李文亮原本想着在医院里被领导约谈,承认一下“错误”也就没事了。 但他可能没有想到……↓
🕐2020年1月1日:
武汉警方第一次通报了“8名造谣者”的消息。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更没想到的是,他还上了……↓
🕐2020年1月2日:
Yang视新闻直播间通报「8名散播谣言者被查处」。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
🕐2020年1月3日:
李文亮接到武汉市某分局某派出所电话,要求他去签《训诫书》。李文亮在采访中提到,自己“以前也没和警察打过交道,我当时也很担心,不签的话怕不能脱身,我去了走完流程就签字走了。”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在李文亮签署的训诫书中,有这样两个问题: 1、「公安机关希望你积极配合工作,听从民警的规劝,至此中止违法行为。你能做到吗?」 李文亮「答」:能。 2、「我们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并郑重告诫你: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李文亮「答」:明白。 李文亮坦言,当时压力比较大,也没和家里人说,因为担心受到医院处罚,会影响以后工作晋升之类的。 当时网上有人传言,李文亮已被「吊销执照」,此为真正谣言。这场风波之后,李文亮小心保守着这个“秘密”和担心,继续在医院工作。
🕐2020年1月8日:
李文亮接诊了一位82岁的女性患者,病症为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医院当时没有要求他们科室做特殊防护,且病人无发热症状,李文亮坦言说自己当时大意了。
🕐2020年1月9日:
此女性患者开始发烧,CT检查之后,李文亮高度怀疑,她是病毒性肺炎。但当时医院没有用于检测确诊病人的试剂盒,并非确诊。
🕐2020年1月10日:
李文亮开始出现轻微咳嗽症状,他开始佩戴N95口罩。
🕐2020年1月11日:
李文亮开始出现发热症状。
🕐2020年1月12日:
李文亮做了呼吸道病毒检查和CT检查,高度怀疑是新冠病毒肺炎,于是住院。
🕐2020年1月13日/14日:
李文亮同科室的同事,相继出现感染情况。
🕐2020年1月15日/16日:
李文亮的父母,也相继出现症状并住院。(目前已好转出院) 后来李文亮病情经历一次恶化,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
🕐2020年1月31日(今天)中午12点14分:
李文亮在微博中发文:“经过治疗最近又进行一次检测,我的核酸显示为阴性了,但目前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 同时“感谢大家的支持”。



国家监委决定
派调查组赴武汉
就涉及李文亮医生
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以上为李文亮医生相关“风波”的完整33天时间线。
3 三点思考
说实话,写这个话题,需要极大的克制,熟悉K叔的读者都知道,我很少触碰太多敏感话题,毕竟很多时候,信息公布还不够完整,贸然评论对当事人、对读者、对自己,都不负责。 再加上,前天写一篇文章,被shan了六次依然发送不成功,更是心有余悸。 但让我下定决心写下今天这篇文章,是因为李文亮医生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的这样一句话: 南都:康复后有什么计划? 李文亮:恢复以后还是要上一线,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至于疫情以后的事,还没想太多。 李文亮医生一句“上一线,不当逃兵”,让我们看到一个医务工作者,在经历了如此巨大的精神委屈和病痛折磨之后,依然能够说出这种慷慨奔赴战场的话,我们又怎能瞻前顾后,在乎那点所谓私心? 关于此事件,提三点思考: 1、“不让医生说话是要Si人的。”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在17年前,一位勇敢发声的J医生说的。前天的文章发不出来,我猜很大可能是因为提到了这段历史。 为了防止这篇文章面对同样命运,我这里不做展开了,辛苦大家自行搜索了解即可。 2、打击谣言,不是为了让所有人噤若寒蝉 疫情要防控,谣言同样需要防控。 但是,我们打击谣言,同样需要进行科学理性地甄别。 就像李文亮医生的所谓“谣言”,如果掰开了认真分析,“确诊7例SARS”当然是不准确的,但他后来也做了明确补充,是“冠状病毒,还需分型”,这种“谣言”,绝非凭空捏造的不实信息。 假如,当然,没有假如了…… 假如当时,有更多的人“听信”了李医生的“谣言”,开始戴口罩,开始隔离,开始防护,而不是依然毫无所知地让自己暴露在这个病毒环绕的空气中。 或许,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哎,只可惜,没有假如,也没有或许…… 毫无依据、凭空捏造、添油加醋、良心大大的坏了的谣言,一定人人喊打; 但基本符合事实、没有私心坏心、甚至对人民有益的“谣言”,则要给予更多的理性关注和适度宽容。 毕竟,我们打击谣言,是为了让这个社会更安定更和谐,而完全一概而论的打击,则可能让所有人,都开始「噤若寒蝉」,没有人愿发声,敢发声。 3、李文亮医生说,“真相比平反重要”,但我们想说,「平反」同样重要 李文亮医生在采访中被问到:“你想过以后会不会走司法途径,来要个说法?” 他回答:“没有,司法途径恐怕很麻烦,我不想跟GA找麻烦,我很怕麻烦。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么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 他之前提到,自己是辽宁人,当年就是因为不太喜欢熟人社会和人情世故,才想去南方上大学。因为想要“比较稳定的专业”,他报考了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 我特别能理解他所说的“怕麻烦”,因为我自己也是那种超级怕麻烦的人。人家误会我了,冤枉我了,自我安慰一下,别放在心上就算了。 很多次写文章,明明是别人洗了我的稿,还被投诉我抄袭,很多人劝我写文章跟他们撕,但我从来都是“删稿子就算了”,太麻烦。 我想,这也是很多人的想法,忍忍过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这一次,真的不想忍了! 信息的传播需要监管,而正常表达权同样需要捍卫。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无论是李文亮医生,或者是当时的训诫者,在那样的环境下,那样的事态下,或许都不能称之为错,但至少,在真相大白之后,为其「平凡」,为其「道歉」,是我们可以做的。 疫情无情,全民痛心,但也绝不能让医者寒了心。 致敬那些可爱可敬的医者们,让我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懂得了什么叫做: 大爱无疆。
2020.2.7. 广东顺德 (全文完)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