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杂志>健康>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2020-01-25 16:00 9321
梦魇(洞箫)-最难理解
包罗万象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保护野生动物,其实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来源:拾遗(ID:shiyi201633) 作者:拾遗
01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1月20日晚间,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白岩松采访了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 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说: “(这次疫情)不但是集中在武汉, 而且集中在武汉的两个区, 这两个区都有比较大的海鲜市场, 说是海鲜市场, 实际上并不是海鲜, 而是野味,野生动物。 从各方面初步流行病学分析, 它实际上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 这是比较大的可能。”
02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2019年12月8日, 武汉发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在接下来的22天里, 又相继发现26例相同病例, 其中绝大部分感染者, 都与华南海鲜市场直接相关, 要么是海鲜市场经营户, 要么是去海鲜市场采购的人。 基本可以断定, 病原就来自于华南海鲜市场。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 “为什么推断病原来自于华南海鲜市场呢? 因为最早的时候, 所有的病人都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传播途径非常清晰,从动物到人类。”
03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这跟2003年SARS(非典)传播途径一模一样。 2003年5月21日, 调查报道《寻找“中国内地首例非典报告病例”》说: “36岁的黄杏初, 是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柏埔镇人, 一直在深圳打工, 是一家酒楼的厨师。 本来,黄在酒楼的操作间里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但去年底他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他得了非典。” 黄杏初,被认为中国内地第一例SARS患者(实际上是第二例)。 黄杏初是干什么的? 烹杀野味的酒楼厨师。 2003年1月30日, 中国发生第一例SARS超级传播事件, 传播者是广州一名海鲜销售员。 也就是说,最初SARS感染者, 基本都跟海鲜市场、农贸市场相关, 海鲜市场、农贸市场, 往往不止是卖海鲜,也卖野味。 “当年去农贸市场调查, 发现果子狸身上有SARS, 浣熊身上有SARS, 麝香猫身上有SARS……”
04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在2019年12月之前, 人类共发现6种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 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属于第7种。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 “过去我们知道6个,其中包括非典。 它们都是从某个野生动物来的, 中间有一个宿主, 然后再感染人类。 SARS传染是人类吃果子狸导致的, MERS传染是人类接触骆驼导致的。 这是一个规律。” 这一次,也不例外。 很多“大瘟疫”都跟野生动物相关。 艾滋病是怎么来的? 是因为非洲一些部落的人, 希望变得像猩猩一样强壮, 跟黑猩猩交换血液, 甚至跟黑猩猩性交, 导致黑猩猩携带的艾滋病毒传给了人类。 1976年,扎伊尔一名中学教师, 外出享用了一餐当地野味, 突然患上了一种奇怪的急性病, 发热、腹泻、呕吐和内脏出血, 并很快丧命。 随后这种怪病感染了很多人, 病死率高达90%, 这种传染病就是埃博拉病毒。
05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人类感染SARS病毒是因为果子狸, 但果子狸并非SARS病毒的源头。 2013年,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及团队, 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 介绍了她追踪SARS病毒源头的历程。 经过十年追踪调查, “在云南一个蝙蝠栖息洞中, 在这个蝙蝠种群中, 检测到了组装SARS病毒所需要的所有基因……” 这项研究清晰地揭示了SARS病毒的来源: 在偶然的情况下, 果子狸感染了蝙蝠携带的SARS病毒, 病毒在果子狸体内进行了复制与进化, 然后通过被人捕猎的方式把病毒传播给了人类。”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病原体的宿主,大体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天然宿主。 “是指天然携带某种病原体的宿主, 病原体可以在宿主体内维持复制, 但是不会导致宿主发病, 并且能够向其他物种传播这种病原体。” 第二类:中间宿主。 “是指天然不携带某种病原体, 但可以被天然宿主携带的病原体感染, 并可以向其他物种传播病原体的宿主。” 第三类:终末宿主。 “可以被天然宿主或中间宿主携带的病原体感染, 但不会向其他物种传播这种病原体的宿主。” 在SARS病毒感染人类的传播链条上, 蝙蝠就是天然宿主, 果子狸就是中间宿主, 蝙蝠将病原体传给了果子狸, 病原体在果子狸身上获得进化发展, 然后再传染给了人类。
06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所以要想减少或预防SARS类型病毒传播, 有两件事情至关重要。 第一件:杜绝吃野味或不使用野生动物制品。 中国人太喜欢吃“野味”了,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吧: ●2006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公布调查数据,30%的中国人吃过野生动物。 ●2013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北京绿色指南》指出,由于滥捕滥食,中华鲟、果子狸、苏眉鱼等野生动物在很多地区已经濒临灭绝。 ●中国有53种蛇被端上餐桌。 ●中国穿山甲数量在过去21年里减少了90%,过去十年间,偷猎者抓捕穿山甲超过100万只。 ………… 中国人实在是太喜欢吃野味了, 喜欢到全球皆知, 以至于不管哪个国家某种动物泛滥时, 就会艾特我们中国人过去吃。 但很多我们被捕吃的野生动物, 其实就是某种病毒的中间宿主, 我们在捕吃它们的过程中, 很可能就会被传播感染。
07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第二件事:保护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1967年,一群非洲猴子, 被进口到拉恩河畔马尔堡一个实验室。 这批猴子将携带的马尔堡病毒, 传给了实验室工作人员,5人死亡。 在此之后10年间, 它感染了很多非洲人, 死亡率高达90%以上。 2007年8月, 一个科学家团队前往乌干达, 协助乌干达卫生部调查马尔堡病毒源头。 结果在10万只蝙蝠栖身的洞穴中, 找到了马尔堡病毒的元凶——果蝠。 马尔堡病毒是怎么传出去的呢? 一些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被破坏, 它们无处藏身, 只好栖息于蝙蝠洞穴中, 然后就把马尔堡病毒携带了出去。 如果野生动物的栖息地没有遭到破坏, 各种野生动物共处一室的可能就会减少, 它们交叉传染病毒的可能性就会减少。
08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讲完这两件事情后, 我还想提两个倡导。 第一个倡导: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 正是人类不断破坏自然环境, 才给病原体提供了很多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机会。 因此,保护自然环境, 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 不去打扰它们, 其实也是保护人类自己。 第二个倡导:建议立法禁止贩卖和食用野生动物。 2003年的SARA传染, 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染, 其病毒来源都是野生动物。 这两起传染病流行事件, 不仅消耗了巨量的公共资源, 还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 损失实在是太惨重了。 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强烈建议国家有关机构立法, 对于贩卖和食用野生动物的举动, 确立为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以法律的形式予以严惩。 保护野生动物,其实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09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知名作家某某某, 在知乎讲过吃野味的经历, “第一次吃锦鸡,椒盐油炸, 吃起来非常费劲,得双手撕才行。 后来吃鹧鸪,和饭一起炒, 吃起来满嘴碎骨头,咔嚓作响。 最后一次吃黑麂, 从山里打回来的, 费了很大劲才勉强把皮肉分开, 用高压锅压, 味道就像非常冲的老山羊肉, 嚼得用力一些的话, 能从嘴里直接弹出来……” 其实,绝大部分野味都不好吃, 不论从安全、口感还是从营养价值上, 野味都远不如人类豢养的家禽。 但为什么很多中国人热衷于吃野味呢? 一是好奇。 “没吃过,想尝尝是什么味道。” 二是显富。 “野味价格通常比较贵,能吃野味,可以显摆我有钱或有权。” 三是好客。 “我用野味招待你,表明我待客热忱。” 四是进补。 “吃野味进补,可以养生。” 这四大原因,细想起来非常幼稚。 人类频遭大自然的报复,是因为我们欺负大自然太久了。 人类频遭野生动物的报复,是因为我们欺负野生动物太久了。 保护野生动物, 其实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可惜很多人并不明白。 中国人坏就坏在一张嘴上。 同志们,忌忌嘴吧!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武汉肺炎

中国人
坏就坏在
一张嘴上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