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杂志>建筑>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美丽的家园-雷佳
2019-09-05 20:02 1046
xiang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有首诗说“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的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当代中国人的诗意栖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物质富裕后面临的精神贫穷和道德贫困。国粹君以为,今天诗意的栖居,早已不再是物理意义上的筑局,而是一个因尊严、信仰、良知而形成的理性有序、恬静礼貌的民族性格和生活情态。 拥有这样品质的国家和人民,一定是诗意的。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在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名言 “人,诗意的栖居”越来越为人们所熟知和向往的时候,我们回顾中国传统的居住文化和人文情怀,这种追求诗性、寻求心灵轻盈与静谧,乃至回归明净无瑕精神家园的思想与之异曲同工。 作为一个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东方古国,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诗意飞扬的诗国。中国传统村落、城市和古典园林的建造,始终体现诗性,是中国传统文化追求 “诗意栖居”的实际表达。 我们的传统文化比西方文化更早地追求着以诗性和精神家园为目标的人居理想。如果说诗可以直入人的心灵,从日常生活的大地升起飘飞,进入栖居的状态,使存在和精神都充满了诗意和诗性,那么中国有足够的资格和历史传统。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诗经·硕鼠》中提出建立人人平等的 “乐土” “乐国” “乐郊”的美好理想,晋代谢灵运、陶渊明等人倡导的 “山水田园隐居情怀”,宋代郭熙指出的山水画的 “可行可望”不如 “可居可游”的精神寄居,再到古典园林由 “山居”到 “园居”、由 “家在山水中”到 “山水在家中”的心中有世界的大自然情怀,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因为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所以著名的 《桃花源记》便为我们勾勒了一个“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自给自足”“路不拾遗”的 “世外桃源”之境,陶渊明经典地表达了古代中国人追求 “诗意栖居”的理想,成为中国古人追求自然本性的社会梦想。 正是这种强调诗性、追求精神居所和理想家园的情怀,使中国传统的人居环境思想能超然于现实而达到心灵与自然的静默和融合。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以诗意的栖居和日常生活行为方式精神化来看,“竹林七贤”、陶渊明和李白是最为典型的代表。 在他们身上实现了“像诗歌一样地生活”,诗歌创作及诗风诗意与生活知行高度融合,诗歌富含家国情怀与个人独特际遇的人生境界,平常人生更活得坦荡潇洒飘逸。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嵇康《四言十八首赠兄秀才入军》第十四首);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饮酒》第五首);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白《将进酒》)。 这些诗句由悲愤郁闷化作激情深沉又宁静致远的更高人生境界,野游、山居和狂饮的不同形象都反映了诗人对社会人生痛定思痛后的大彻大悟。   中国历史上有相当一批人因诗歌而活得极其诗意和优美的栖居于大地,以精神般的光芒照亮历史并昭示来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我们的历史文化传统告诉我们,美好的居住就应该是 “诗意栖居”,就应该是满足物质与精神双重生活需求的美好家园。 它既能为人们提供生物体所需的寄居空间,更能为人们获得与自然相融相生的精神愉悦创造条件,从而回归中国人追求美好人居环境的矢志不渝的梦想和情怀。 “诗意栖居”的根本是要享受生命,寻求自由,让生命之躯如同散文般地自由舒展,从而感受自然美和人性美。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为什么今天社会的我们,有一种普遍的困惑与焦虑? 不管中国的经济是如何的强大,不管中国创造了多么伟大的G D P奇迹,不管普通百姓的物质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管富裕的中国游客是如何在巴黎、迪拜疯狂血拼购物……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当央视记者追逐路人不断提出“你幸福吗”、“你的梦想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我们或许可以感觉到当下的自己并没有因温饱解决或因开始富裕而潇洒起来,坦荡起来,自我起来。 我们依然觉得,眼前不过苟且,诗在远方。我们距离“诗意的栖居”还有很长的路程。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满眼的高楼华宇,灯红酒绿,几乎人手皆有的iPhone和iPad,还有完全国际化的高尔夫球场、泳池别墅、私人会所、“海景房”…… 这些现代化的物质符号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可精神的舒展,身心的愉悦,却要依赖于文化的提升,国民素养的挖掘。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当代中国人的诗意栖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物质富裕后面临的精神贫穷和道德贫困。国粹君以为,今天诗意的栖居,早已不再是物理意义上的筑局,而是一个因尊严、信仰、良知而形成的理性有序、恬静礼貌的民族性格和生活情态。 拥有这样品质的国家和人民,一定是诗意的。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中国人,何以诗意的栖居
◆ ◆ ◆  ◆ ◆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