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杂志>其他>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2020-02-08 23:27 2640
灾难-群星
包罗万象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文 / 宛清&芒来小姐 来源: 国学一刻(ID:guoxueyike)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一夜之间席卷全球,截止2月7日晚上22点05分,全国确诊人数高达31261人,死亡人数高达637。 多少人跟我一样,每天早晚刷手机,渴望看到病毒被战胜的好消息。 可透过形形色色的新闻,反而看到了那些暴露无遗的人性之恶。 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有些人,穿着人的皮囊,骨子里却比洪水猛兽更加猖狂。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滥吃野生动物之贪
17年前,因贪吃“果子狸”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SARS席卷全国。 17年后,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直到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仍然还有人在偷卖野生动物。 早几天,南方周末记者暗访一农贸市场,他们一见着记者马上拉生意,野生蛇138元一斤,竹鼠80元一斤,仓库就藏在市场附近的某处民宅中。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口舌之欲的背后,是人类得陇望蜀的贪心。 想要新鲜,想要猎奇,想要以此标榜自己的“尊贵”,可惜,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古希腊寓言家伊索曾说:贪婪是许多祸事的原因。 这场影响全球、伤害了数万人健康的疫情,就是我们在为少数人类的贪欲而买单。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不作为官员之损
黄冈,仅次于武汉的第二疫情高发区。 湖北省省长表示:绝不能让黄冈成为第二个武汉。 可黄冈官员被问起定点医院的收治能力,和具体床位数量时,却含糊其辞、支支吾吾。 甚至推脱说:“具体负责工作副主任负责。”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现场拿着电话打给副主任,结果对方也不知道,她只能坦白: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清楚。 魔幻的是,在黄冈当地的媒体上,这位官员却被描写成“奋力抗疫,熬夜做事,半个月见不到女儿一面”的实干家。 无良媒体把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官员,硬生生打造成抗疫英雄,为了邀功脸都不要了么? 更可耻的是,这名官员对此没有任何惭愧羞耻,还愤怒地指责记者:问题太多太细不好回答。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病毒没有让我感到绝望,本该带领我们走向胜利的人却如同附骨之蛆,反咬大腿,让人心凉。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红十字会之怂
1月30日,有网友贴出协和医院医生自制口罩,用垃圾袋当防护服的照片。 《人民日报》官微发声: 究竟是物资短缺还是物资分配环节存在问题,看着揪心。社会各界捐了那么多,全世界的华人都在扫货,协和怎么会没有?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随后,武汉红十字会公布捐赠物资使用情况,物品去向让人大跌眼镜,非定点医院领到了大头,协和却只领到3千个普通口罩。 更有现场探访记者表示,仓库里都是挤压的防护品,下面的医院,医生、护士派了一批又一批,却迟迟领不到物资。 捐赠资金达到6个亿,使用的只有六分之一。 面对社会质疑,红会也很委屈——“我们只有十个人,人手很紧张。” 人手紧张,完全可以分散捐款渠道,也可以购买专业物流公司服务,而不是任由紧急物资堆在仓库里发霉。 全世界人民都期盼着这场“战役”吹响胜利的号角,红十字会却夺走了一线医生上战场的武器。 多少医生因为缺乏口罩受到感染,他们怎么狠得下这份心?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黑”韩红之坏
红会饱受质疑的同时,有一位我们熟知的歌星,却正在亲自开车给医院送物资,连开13小时,终于扛不住病倒了。 她就是韩红。 为免网友担心,她还面容憔悴地对着镜头比耶发微博告诉大家:“快好起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都别担心我,我没事的。爱你们!”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却不知道有一波键盘侠正在赶来的路上。 质疑她的基金会透明度,质疑公益基金比例;被澄清之后则攻击她的私生活混乱,编造不着边际的八卦;甚至嘲讽韩红的长相、身材,言辞鄙陋、不堪入目。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试问一句,他们捐了多少? 最后只想送他们一句话: 你们就是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来纵容自己,真的太无耻了。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隐瞒行踪之蠢
医生护士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忙翻了天,有一些人却故意隐瞒行踪,愚蠢之极。 福建省晋江市英林镇就有一名男子,从武汉返乡却谎称是从菲律宾回来。 回来之后他还到处参加宴请,光上千人的婚宴就参加了两场。 2月2日,他被确诊新冠肺炎,导致4000多人因他而居家隔离,还有7人被感染。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网上有人说,这和故意杀人有什么区别,还是杀很多人。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不过就是侥幸以为自己没事,不想居家隔离,最后却让那么多人为他的愚昧和自私而买单。 谎言不但拖延了自己的病情,也祸害了更多无辜的路人。 李时珍留下的药方,治好了国人的病,却治不好某些人自私到极点的劣根性。 天灾面前,不求你为人类做出多大贡献,但求你管好自己,莫伤他人。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哄抬物价之奸
全国人民都在团结一心抗击疫情,有些人却在忙着发“国难财”。 不久前,有网友曝光,郑州一家超市,一颗大白菜卖63.9元。后来被罚款50万元。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还有北京丰台区一个药店卖天价口罩,一盒850元,一盒只有10只,买口罩的男子对着售货员说:"850一盒,有良心吗?" 销售员还用气愤的语气说道:"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是我定的价吗?"而同款N95口罩在网络上售价仅100多元。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最后,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开出300万元的行政处罚。 这些借着天灾发国难财的商家,一定不是人。 否则,他们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蝼蚁尚且惜命,有些人却踩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如果能打开他们的心肺,必然会看到一片漆黑。 2月2日,山东省副省长王书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凡是这些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的人,要罚到他倾家荡产!” 罚得好,就该罚,真是大快人心!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贩卖假货之毒
比起哄抬物价更可耻的,是制造和贩卖假冒伪劣产品。 自新冠肺炎发生以来,山东、宁夏、河南、浙江等地都陆续发现了大批的假冒口罩。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这些口罩没有任何的消毒杀菌设备,更没有符合生产口罩的环境。 低劣廉价的原料、乱作一团的车间,花了大价钱买的口罩,结果不但防不了病毒,而且有损健康。 更为可怕的是,其中有一些还堂而皇之流入了疫情的重灾区武汉。 该有多少人,因为戴着这样的口罩出门而感染病毒。 这样充满血腥的黑心钱也敢赚,真是其心可诛。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制造谣言之阴
最近,四散传播的除了病毒,还有谣言。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在这个全民为疫情感到焦虑的阶段,智者忙着买口罩,谣言更有可能被以讹传讹。 有人在微信群里夸大感染人数,引起全民恐慌; 有人谎称自己被传染了却还在上班,闹得人心惶惶; 还有人扭曲事实,造谣双黄连可以抑制病毒,结果连“双黄莲蓉月饼”都被抢购一空。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有人拿出李时珍的药方,说母猪屎也可以治病,搞不好连母猪都会变得抢手。 为什么谣言如此容易被盲信? 社会心理学认为,群体没有判断力,只要公共话语权提出某个现象是事实,他们便会认为这个结论是对的。 每一个谣言的背后,都有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盲信的人。 2003年非典期间,家家户户抢盐囤盐,即使被官方澄清是谣言,也依然一发不可收拾。 群体的焦虑如同气球一般膨胀,需要一个发泄口,人们怀着“万一有用呢”的想法,一次次被谣言牵引着,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不停撞墙。 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写道:从话语中,你很少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就要继续一声不吭。 蝴蝶在大洋彼岸扇扇翅膀,就能掀起一场海啸,你永远也猜不到,谣言什么时候反扑到自己身上。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摔猫扔狗之狠
如果说谣言很可怕,那么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听信谣言。 几天前,李兰娟院士在采访中提醒大家,重视与确诊病人接触过的宠物,它们也需要被隔离。 结果被一些捕风捉影的媒体扭曲成:猫狗会感染病传播疫情。瞬间引起养宠人士的恐慌。 有人大量扑杀流浪猫狗,有社区组织活埋宠物,甚至有居民把自家猫狗从高楼上丢下去,活生生摔死。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几分钟前,它们还在主人的怀里快乐的撒着娇,因为主人就是它们的唯一; 几分钟后,它们就被摔死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双眼圆睁,看着自己口中溢出的鲜血,慢慢停止了心跳。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些宠物的死不瞑目。 最后,世界卫生组织辟谣: 猫狗身上缺少ace2酶,毒株s-蛋白无法结合,猫狗不会成为新冠状病毒的病原体!人与猫狗之间不会交叉感染! 但那些可爱而无辜的动物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恩将仇报之恶
其实又何止是伤害猫狗,有些人甚至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都痛下杀手。 荆州一线医护人员说:我看到了人性之恶,但我们不能停止。 短短十天时间,他们经历了缺少防疫工具、熬夜加班、劳累晕倒,依然坚持救治病人,绝不放弃每一个生命。 可这些被他们拼了命保护的病人,却因为没有特效药,朝医护人员吐口水,放话说:“没有药谁都别想活!”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他们买不到口罩就撕扯防护服,要医生也不得好死; 他们明知自己有病却跑出医院,痛骂医生隔离自己; 他们确诊患病后要求立刻救治,撕开面罩向别人哈气、吐口水,寒了医护人员的心。 古人云:待小人宜宽,防小人以严。 现实中,我们遇到这种人就会离得远远的,可医护人员不能,他们认真负责的态度,反而成了小人的撒气桶。 一名荆州医护人员说:医院防护设备紧缺,但每天都会给病人及家属发放口罩,结果每天早上都有一堆人围过来要口罩。 有人要不到口罩,骂骂咧咧回病房,第二天偷偷溜进值班室,偷走护士抽屉里近百个口罩。 近百个口罩,那可是整个医院的奔赴战场的武器啊!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我万万想不到人类的恶竟然这么大,大到可以为了自身安全,罔顾他人性命; 人类的恶竟然这么蠢,蠢到为了发泄情绪,连救自己的人都不放过。 现代社会的“农夫与蛇”,每天都在医院里上演。永远不要丢掉防人之心,因为你承受不起人性的恶。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看到这么多人性的恶,我为之胆寒的同时,也深深地问自己一句: 在这场灾难中,我有没有成为恶的推行者? 我有没有哄抬物价? 我有没有制造谣言?有没有制造恐慌? 我有没有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自己的事情? 发生灾难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反思。 世界被按下暂停键,一定是为了让我们冷静思考、反思自己身上的问题。 我想,凡是经历过此次封城封村的人,都有足够的时间来审视我们的社会,审视自己的人生。 在这个社会上,做一个盲从的人,一个不加思考的人是非常容易的, 难的是不管在什么环境中,依旧能够保持清醒的思考,独立的判断力。 最后国学君想说在疫情面前,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希望每个朋友都能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支持、去战胜这次疫情带来的恐慌。 正如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爱和希望,会比病毒蔓延的更快。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武汉疫情背后
我看见了这十种
人性的恶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