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杂志>文化>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2018-12-06 11:14 奋斗的小少年 368
如果情是一壶酒, 纳兰容若就是醉生梦死的那个; 如果情是一味药, 林黛玉就是病入膏肓的那个。 300多年前, 乾隆皇帝翻看《红楼梦》,笑说: 此乃明珠家事也。 谁不知道明珠家有个翩翩贵公子? 丰神俊朗,满腹诗书,名满京城, 是名副其实的“宝玉”。 当至情至性的“宝玉”, 遇上如梦如幻的仙姝, 会有怎样的惊艳呢?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青梅竹马, 一个念念不忘心底憾, 一个朝朝暮暮终身误。 纳兰容若说: 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 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林黛玉说: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更向谁 ? 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那得不伤悲 ? 他为表妹一眼倾情,余生挂念。 她为神瑛侍者牵肠挂肚,以泪还情。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自伤身世, 一个郁郁寡欢,不得志; 一个柔肠百转,寸寸泪。 纳兰容若说: 长飘泊,多愁多病心情恶。 心情恶。模糊一片,强分哀乐。 林黛玉说: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 一团团、逐对成逑。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他生于富贵,却难展抱负; 她父母双亡,便寄人篱下。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性情高洁, 一个如雪花不染凡尘, 一个如菊花遗世独立。 纳兰容若说: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林黛玉说: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俗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他看透名利如浮云, 更爱琴棋书画诗酒花; 她深谙人情如纸薄, 只求质本洁来还洁去。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知音难寻, 一个在名利场洁身自好,不同流俗; 一个在大观园形单影只,吟风弄月。 纳兰容若说: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闻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林黛玉说: 月窟仙人缝缟抉,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他自得自乐,自言自行还自赏; 她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情深不寿, 一个痛失所爱,靠回忆取暖; 一个患得患失,以眼泪为伴。 纳兰容若说: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林黛玉说: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 叹今生谁舍谁收?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他满腔深情, 写在那一阕又一阙的悼亡词里; 她一颗芳心, 落在那一滴又一滴的脂粉泪里。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诗心琴韵, 一个是满清的第一才子, 一个是脂粉群中的翘楚。 纳兰容若说: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 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 梦也何曾到谢桥。 林黛玉说: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 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他听风听雨,家家争唱《饮水词》; 她写景写情,人人夸赞咏絮才。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同样是一生悲剧, 一个渴望岁月静好,最爱初见时; 一个希冀此身自由,不改赤子心。 纳兰容若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林黛玉说: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纳兰容若至情,满纸情深缘浅; 林妹妹至性,满身蕙质兰心。 纳兰容若断肠,一词一曲一唏嘘; 林妹妹伤心, 一颦一笑一落泪。
当纳兰容若
遇上林黛玉
惊艳300年的时光
纳兰容若遇上林妹妹 是最难得的知己 是最相宜的红颜 是最势均力敌的对手 — 结束 —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