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杂志>其他>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

2018-02-12 21:31 996
Blue Danube Waltz-Classical Artists
闻者足戒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诺贝尔文学奖又一次爆冷了 日裔英藉小说家石黑一雄 获得2017年 诺贝尔文学奖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名字 很是陌生 为什么他可以获得诺贝尔奖 为什么成功的会是他?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石黑一雄是个颇为神秘和遥远的存在。 因为此前,中国市面上居然买不到一本石黑一雄的书。 知乎上曾这样评价石黑一雄:“尽管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时代里,但是石黑一雄的书,要慢慢读,仔细读。” 石黑一雄是村上春树最欣赏的作家,村上曾说过,读石黑一雄的小说,不会失望。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连《血战钢锯岭》的男主安德鲁•加菲尔德都是他的小迷弟呢,看完书瞬间就被圈粉了。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获得诺奖后,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石黑一雄的第一反映竟然是: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家地址的。 面对记者,他这样说:“我只是想‘哇'。我太年轻了,不能赢得这样的东西。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62岁,所以我是在获奖作家的平均年龄。” 如今已经62岁的他,依然觉得自己资历尚浅,还不够资格获得诺贝尔奖。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然而实际上呢: 1983年,29岁的石黑一雄出版了第一部小说《远山淡影》,被英国文学杂志评为英国最优秀的20名青年作家之一。并获得英国皇家学会颁发的“温尼弗雷德•霍尔比奖”。 3年后,他的第二部小说《浮世画家》(1986)获得了英国著名的惠特布莱德奖,和英国最高文学奖布克奖的提名。 又一个三年,他的第三部小说《长日留痕》(1989)奠定了他的国际声望。该书在英国的销售量超过一百万册,荣获布克奖,并拍成了电影。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1989年石黑一雄与妻子合影
6年后,他的第四部小说《无可慰籍》(1995)获得“契尔特纳姆文学艺术奖”。 只要是他写的小说,皆取得了喜人的成绩,其人更是在业内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成就和荣誉。 可谦虚如他,从不顾外界的言语,只写自己想写的故事,专注于自己的笔尖,按照几年一本书的步伐走着,不慌不忙。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2015年石黑一雄出版《被掩盖的巨人》,也正是因为这部小说,助力他一举掌下诺贝尔奖。 故事以艾索和碧翠思夫妇的寻找记忆为线索,牵扯出了集体失忆及亚瑟王时代的秘密。当记忆被找回,意味着“被埋葬的巨人”被唤醒和新的血雨腥风的到来。 不同于其他小说那些扣人心弦的紧张情节,石黑一雄舒缓、质朴却又充满象征和隐喻的书写方式让这本书的阅读更有趣味和美感。 而你知道这部小说花费了多少时间吗?石黑一雄曾经透露,写作时间长达十年,中间曾修改过十一稿。 他为此付出了自己最大的心血和努力,只为了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是为了满足别人,而是为了满足自己。 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不愧于心。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年轻时的石黑一雄
其实,石黑一雄曾是一个嬉皮士,热爱音乐甚过写作。 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崎。5岁时,一家四口因父亲的技术公派来到英国,居住在伦敦附近的吉尔福德小镇。 而5岁时的他,开始弹钢琴,十一岁时听流行唱片,十五岁开始弹吉他。 他搭车走太平洋沿海公路,穿过洛杉矶、旧金山,以及整个北部加州。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直到1979年,那一年,石黑一雄参加了来东安格利亚大学的写作课程,准备试着成为一名职业作家。 如果拥有野心,写作实际上会成为一种非常残忍的精神活动,因为它往往首先意味着真诚地自耗。石黑一雄却没有完全榨取自我生活,他先是写了几个以英国为背景的短篇故事,后来,当他真正开始思考要成为一个作家时,“清算过去与自我”成了一个必须面对的入口。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某一个夜晚,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急需抢救那日渐稀薄的日本记忆。因为记忆中的日本,俨然已经是无法回去的地方了。 于是才有了前面提到过的 《远山淡影》与《浮世画家》这两部最早的长篇,这也是他记忆得以保存的结果…… 总的来说,石黑一雄的人生有无数种可能,但最后他却把生活过成了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人生,就是要敢于尝试,体验不一样,才会成就不一样的人生。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人这一辈子
必须要读一次
石 黑 一 雄
展开阅读全文>>